鬼刻

明天开始努力给周翔存稿
给自己立一个flag,暑假之内完结一个中篇啦啦啦~完不成就...就再去学画画

孙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可爱可爱可爱世界第一可爱宇宙第一可爱!!!

自学然而并没有成材。。。

白毛小周和大小眼翔翔我也不想的ಥ_ಥ

继续努力吧哭唧唧

啊啊啊啊啊仿佛看到翔翔和小事情!【话说桃花渡怎么往下写啊……抠鼻

【all翔】桃花渡(3)

· 嘤。( ´▽` )ノ 慢热,ooc。

 
· 大概涉及肖翔,周翔,叶翔,昊翔,双孙

 

· 修真世界观?人道妖神乱斗?

 

· 小戴下章出场!233其实看原著的时候就好喜欢元气少女小戴。(≧3≦)

 
  

【3】

 
  

           日光照破山河的时候,一人一狐收拾好行装,准备上路了。

 
  

           但是肖时钦看着孙翔那个足有小半人高的包裹,嘴角一抽直吸冷气,一把提起在旁边虐蝴蝶的孙翔,把它放在青花包裹上责问,你收拾了什么东西?你为什么要带这么多东西?肖时钦痛心疾首道。

 
           孙翔翻了个白眼,但是本着维护某个脆弱的凡人的脆弱的自尊心的心理,它十分尽力的组织了一下措辞,使得即将脱口而出的理由不再那么伤人。

 
          “你这不是问的废话么!你雷霆那么穷!我不带上我所有的身家性命,你养我啊?!养的起么?!”

 
           肖时钦觉得,孙翔似乎对雷霆道观的财务状况产生了某些误解,于是正当他要开口反驳时。

 

           “哈哈哈哈别辩了!叶修那个老混蛋都说了你雷霆在整个荣耀大陆只有八家分观!哈哈哈哈可怜!”

 
            肖时钦在清晨熹微的冷风中长身玉立,久久不能言语,他十分真情实感的觉得,果然还是昨天的孙翔可爱一些。感觉被伤害到了的某心脏决定反击

 
           “你和叶修,关系蛮好的?”

 
           原本笑的捂着肚子在包裹上打滚的某只风度全无的小狐狸耳朵一抖眼睛一眯,然后一个帅气的鲤鱼打挺前空翻托马斯回旋,好的,十分,完美落地!

 

          “谁和他关系好啊啊啊啊!小事情你不要乱说!” 我才不会告诉你陶轩那个牛鼻子老道后来天天拉着本狐族第一天才,去叶修那个坑蒙拐骗算命地边摊伺机捣乱然后被迫偷听了好多八卦呢!才不会!

 

        小狐狸很生气,小狐狸很炸毛,小狐狸貌似还有点恼羞成怒。

 
        肖时钦斜靠着路边的树干,摸着下巴,有些了然的作出恍然大悟装。

 

        “哦~原来是因为你和陶山主天天去叶神的算命小铺子做客,所以听了很多八卦啊”

 
          啊啊啊啊小事情你怎么知道!而且你居然说出来了啊!小狐狸比纸还薄的脸皮瞬间羞成了大红苹果,啊啊啊它堂堂一个狐族第一天才,一世英名,那简直是一辈子的黑历史!

 
         肖时钦看着孙翔的炸毛样子,一阵好笑,这小祖宗真的太小看雷霆的情报网了,这种事雷霆都查不出来,那才是真的关门大吉算了。

 
        但是嘛,炸毛的小孩子,还是要哄一下的。于是肖时钦蹲下身,从衣兜里拿出一盒桂花糕,用右手捻起一块,塞到了炸毛的小狐狸嘴里。

 
  

       “昨天夜里怕你没吃饱,趁你睡着了去隔壁城镇里买的,好吃么?嗯?”

           

        哼!

 

        以为用这个就可以贿赂小爷我吗?!

 

       不可能!

 
  

       但是好甜。。。好像很好吃的样子。。。

 
  

       

            “别生气了,以后想听故事的话,不用再去叶神的小铺子了,来雷霆的话,想听多少有多少,我有个师妹,上至皇宫闱乱,下至游街小贩,就没有她不知道的事。”

 
  

           “这么多行李,怎么带?把这些东西留在这里吧,你跟我走就好。”

 
  

          “放心吧,我家虽然穷,养一个圆毛小畜牲,还是养的起的。”

 
  

           孙翔本来都被一句句的软化下来了,此刻它低着头,用舌尖一点点的往外顶着那块桂花糕,偶尔努力的伸长舌头舔一下,用心的不得了,但听到最后一句,小狐狸猛的圆目一瞪。小事情你完了!

 
  

           

           然后它用力一抬头呲牙咧嘴的示威,抬起一只爪子就要挠他,早已立定站好的肖时钦冲它眯眯笑,稍稍弯腰伸出一只手来。

 
  

         

           “阿翔,别闹了,走吧。”

 
  

          

         

           此刻,他身后是清晨喷薄而出的金色光芒。

 
 

 
  

          

              

 
  

           

 

【记梗】all翔的脑洞。

· 把偶尔想到的一些句子和梗存下来

· 嘤。( ´▽` )ノ

· 因为是手机党,所以果然这样“存档”比较方便比较爽。

· 嗯,存着我对于所有未来情节的灵光一现。

· 应该会在未来放进正文里,在那个遥远的,没有任何规划的未来→_→不过一旦放进去,这些句子大概会被我改的面目全非→_→

· ooc,没有逻辑,不搭配情节,想到就瞎写。

【肖翔】

         

           这些年,孙翔一直想和肖时钦真正的说点儿什么。

           
            因为心中总是会生出莫名的不舍,害怕遗忘,害怕那些人和事,那些秘而不宣的心事终将消失在时间深处。

           
            他想和他说说,其实那年在雷霆山,他心里并没有多少多余的情绪,就算刀山火海他也一定能扛过去,哪怕虎穴狼潭他也必定能杀出来,只是当肖时钦突然出现且护住他的那一刻,他心里才突然涌出那么一点愤怒和委屈。

            
            他想说说那夜昆仑雪原上的漫天烟火,说说越云谷底的那些无名墓地,说说那本他压在枕头下的《幽明辞》

         
            但每当话到嘴边,只有沉默才是恰当。

【叶翔】

       
             你看,这世间的相遇,不是太早,就是太迟。

         
             叶修,我遇见你的时候,你已在这世间独自行走了很多年,拥有很多上得台面的东西,也有几个必须掩盖的秘密。

            我羡慕那些藏在你秘密里被你保护的人,也跃跃欲试着,掀开你的秘密。若非无意间得知了某些真相,我不会知道,强大肆意如你,亦有太多苦不便说出。

          
            在那个寒冷的冬日,我想拥抱你,希望你的灵魂,不要恒久孤独。

【孙翔单人】

        
            很多年前,孙翔在越云谷当少谷主,那时候他很年少轻狂,骑一匹枣红宝马,提一杆却邪神枪,在越云谷茫茫的雪原里行走。

     
           那时候他有多年轻呢?越云谷的积雪没过马膝,走不了几百米,孙翔和他的枣红宝马跑不动了,就扑倒在马背上哈哈大笑,一身汗水闪着光,腾腾冒白气。

          
           天上没有飞鸟,地上没有走兽的痕迹。

         
           雪原之大,一望无垠。

        
           鲜衣怒马,正是年少。

【肖翔】

         
           “妍琦,我不会再回这里了”

          
            说完,肖时钦转头看了一眼窗外,雷霆山明明黑夜深邃,他却仿佛又回到了君山那个闷热的夏天。

          
             他听见蝉齐齐的嘶鸣,感受到有风从远处徐徐吹来,他还看见了那颗树,江南那座青祠里,那颗棕榈树十年如一日的绿着。

        
             他看着那颗树,犹如身在梦中,以为一回首,不过是梦里走了趟春秋,可那颗树上,却再也不会出现那个身披红衣,肆意张扬的少年。

          
            他明明早已在漆黑的天地洪荒中闭上眼,却总错以为,能从那天地洪荒里,开出一树梨花来。

         
            他无力的闭上眼,他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

【周翔】

     
              那晚夜色微浓,大半的月亮躲进了乌云里。

            
              孙翔在夜里有一个小癖好,那就是在周泽楷睡着后,对着他干一些平日里绝不会对他做的小动作,周泽楷长得好看实力又强,被万众崇敬倾慕,孙翔对他总颇有一种类似微妙又傲娇的小嫉妒。

            
              孙翔有时候会捏捏周泽楷的鼻子,看他因为呼吸困难而皱眉的样子,偶尔揪他耳朵他也不醒,戳戳他的脸留下几道红印更是常有的事,孙翔表示,对这样的小小使坏他简直乐此不疲。

           
             于是他故意凑近一点,用自己的鼻子尖顶着他的鼻子尖,对睡熟的周泽楷轻轻说了一句

            
             “呆子,我不要你啦”

           
              于是周泽楷突然就坐了起来,那呆呆的样子在孙翔看来萌死个人,孙翔哈哈哈哈的笑的肚子痛,笑过之后,他“吧嗒”一声亲了一下周泽楷的脸,轻轻的问,刚才你是不是做噩梦啦?

            
              周泽楷眸色深沉的定定看着孙翔,不说话。他总是不爱说话。然后他伸出手,把孙翔拉进怀里。

             
              黑暗中,只有两人的心跳与呼吸,它们彼此呼应,彼此牵引。

             
              孙翔在这样的黑暗中无比安心和宁静,眸子也愈发闪亮和坚定,他在心里默默的说,周泽楷,不要怕,你不要怕,纵然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然而郎心自有一双脚,隔山隔海会归来。

            
              于是孙翔反手抱住周泽楷,与他交换了一个绵软深长又窒息的吻。

           
              不必说。

           
              因为绝对来日方长,所以,谁都不必说。

          
              就这样很有心思的无声爱着一个人,这蓬勃的爱意,于夜幕深处最为沉默与盛大。

           
              你要等我,你会等我。

_ _ _ _ _ _ _ _ _ __ _ _ _分割线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 不知道会不会用到正文里

· 我发出来是方便存档,你们也可以把这个当成没头没尾的小短篇看嘛。

· 都是灵光一闪的脑洞,不负责,真的不负责。TAT

              

    

      

        

      

【all翔】桃花渡(2)

· OOC,私设如山

 
 · 大概涉及肖翔,周翔,叶翔,昊翔,双孙

 
 · 修真世界观?人道妖神乱斗?

 
 · 然而我只想写他们谈恋爱。

 
 

【2】                

 
 
孙翔在漫天黄昏霞光里悠悠转醒的时候,爪子几乎无意的在旁边划拉着什么,睡的太魇足的后果就是醒来后会有半天变得又傻又呆,平日里的张扬激烈和尖锐都在此刻偃旗息鼓,此刻,它变得单薄柔软又孤独。

 
 

拜它所赐,现在偌大的君山上只剩它一只妖怪,平时不觉得怎样,但现在,当它在天大地大的暮色中一个人醒来,恰有山风穿谷而过时,它突然感觉有点冷。

 
 

肖时钦已经不见了。孙翔发现这一事实时很有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生气与不开心,但是某只自认为成熟的狐狸又重重哼了一声,告诉自己小事情又不欠他什么,不必一直陪着它。

 
 

本来,就没人会一直陪着它。

 
 
这样的小情小绪并没能持续多久,因为它闻到了叫花鸡的勾人香味,闻到了淡淡似有若无的沉木香气,暮色深处,有脚步声朝他满满踱来。

 
 
“阿翔,你在发什么呆”

 
 

孙翔猛的抬眸,因为头仰起的太快,眼眶被冷风一激,险些沁出些水汽,眼眶也险些变红了。然后它竟然咳嗽起来。

 
 
肖时钦无奈的笑笑,叹了一声,然后蹲下身,轻轻抓起孙翔脖颈处的皮肉,把它放进怀里。

 
 

“你说你好歹一个有些名气的大妖怪 怎么还像个小孩子似的”

 
孙翔缓了过来,白眼一翻,决定不理他,堂堂狐族第一天才才不要和一个凡人道士一般见识。

 
 

“我看你睡了一整天,想着你醒来肯定会饿,知道你喜欢吃桂花糕,但是刚才下山找了找,没找到糕点铺子,就给你烤了只烧鸡,狐狸嘛,总归是喜欢吃这个的”

 
 

孙翔还是不理他,它哼哼的呼气,然后一个挣扎,从肖时钦的怀里跳出来的同时还叼走了那只叫花鸡,四爪一迈跑出好远,自顾自的啃起来。

 

肖时钦被它惹的哭笑不得,啧,蠢狐狸。

 
 
时光弹指而过,转眼便到了晚上,孙翔吃干净了叫花鸡,鼓着肚子躺在草地上看星星看月亮,舒服的眯起了眼,肖时钦盘腿坐在它旁边,修长指节顺着孙翔头顶的火红软毛,神色平淡,黑眸如玉。

 
 

“阿翔,看样子这君山你是待不下去了,你跟我回雷霆么?”

 
 
孙翔今天一整天话都少,哼哼唧唧的闹着不知从何而起的别扭,就是不理他,肖时钦也不催,就那样等着,顺便陪它一起看星星。

 

 此间夜色多温柔。

 
 
孙翔眯着狐狸眼,打了个哈欠,一幅昏昏欲睡的样子,肖时钦把它抱进怀里,用绵软外衫把它包住,手掌一下下的顺着它的火红圆毛,然后,他的食指被一只毛茸茸的小爪子抓住。

 
 
“好。”

 
 

他的小狐狸垂着眼睛说。

 
 

肖时钦闻言低头看它,嘴角溢出浅浅笑意。

 

“好?好什么?”

 
 

孙翔抬眸,烦躁的瞪他一眼,想把爪子缩回去,肖时钦一个转手,圈住它的爪腕,用指尖点点它肉嘟嘟的爪子尖。

 
 
“嗯,我知道。”

 
 

 “一切都会好。”

 
 

_ _ _ _ _ _ _ _ __ _ _  _ 分割线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 请不要在意狐狸为什么有那么多表情TAT

 
· 此文一个大写的慢热,然而我还要写all向,真是一个大写的作死。

 
· 么么哒( ´▽` )ノ

 
 

 
 

                     

 
 

                  

 
 

                  

【all翔】桃花渡(1)

· 大概涉及肖翔,周翔,叶翔,昊翔,双孙,其他不定

 
 · 算是修真世界观?人神妖道乱斗?

 
 
【1】

 
 

君山的结界在热浪中被灸烤的快要融化,青年眉头微皱,轻叹口气,拨开奄奄一息的结界,走进山腰的佛狸祠中,燃起一支七涎香-----

 
 
孙翔在烈日三伏天的大日头里不情不愿的从古树阴凉中醒来,七涎香的灰气冲进他昏昏沉沉的识海,激的他活生生一个哆嗦,狐狸眼一眯,满肚子将要冲出的火气,身上红艳艳的好看皮毛都气的炸起来 。

 
“哪个不长眼的?!”

 
“君山的祠堂封了还敢出来招狐仙?!”

 
“小心你翔哥活吞了你!”

 
 
那位慢悠悠走到树下的青年闻言怔了怔,随即笑的眉目清俊温软。

 

“嗨,阿翔小仙”

 
 

“好久不见。”

 
 
某只漂亮的红毛小狐狸正气的呲牙咧嘴,在树上戾气的磨着他锋利的小爪子,听到那人的声音,愣了愣,歪了歪脑袋,惊讶道

 
 “小事情?!”

 
 
树下青年无奈一笑。

 
 
“嗯,是我。”

 
 

正是七月好时节,跳树也是个技术活,孙翔本想帅气的来一个受身操作,奈何落地时一个没站稳,活生生在草地上滚成了一个毛茸茸的红毛团。小狐狸顿感颜面尽失,羞成了一个大红脸,尾巴一卷遮住自己,暗暗骂了好几句丢人。索性赖在草地上不肯起来,炸了个小毛。
   

肖时钦乐的不行,笑着蹲下身,拎起某只冒失狐狸的耳朵,查看一下有无擦伤。不料孙翔却是挣扎着不肯给他看,一直嚷嚷着自己没事,肖时钦只当它是玩闹惯了,随意一把擒住,孙翔却猛然嘶的一声,肖时钦连忙一瞅,顿时神色一变。

 
             
“这伤,怎么回事?”

 
 

眉头不由骤起,饶是再好的脾性,肖时钦此时的口气中也难免带上了一丝莫名的着急。毕竟某只狐狸红艳似火的皮毛里,大大小小的伤口赫然可见。

 
 
孙翔一个用力硬是挣开钳制,一轱辘滚开了好远。红毛不知是不是被气的一股脑炸了起来

 
 
“反正都说了我没事!”

 
 
孙翔脑子有些发昏,话说本来都把君山封了准备好好养伤的,谁知道小事情会来!

 
 

凭什么生气啊你!孙翔想要骂他,最好再咬上他几口,受伤的时候你不来,现在来问有什么用?!但当抬眼看到肖时钦皱着的眉头,它心里突然咯噔一下。

 
 
它莫名想起了以前在越云谷,那时它很风光,一派意气风发的样子,人人关心它,但很少有人真正关心它,有朋友,但很少。

 
 
它庇护越云谷的同时,它壮怀激烈的同时,也总是一个人孤独的在月下舔着伤口,它是它们无所不能的天才少谷主,它是未来,是期望。它理应不能软弱,它理应不被怜悯。

 
 
这些经年积月的微妙情绪,不知怎么的,在久远之后的现世突然具体而莫名的浮现在它的心头。

 
真奇怪,怎么会想到那些呢,实在太久远了,都要忘了。

 
 
在烈日下,不知怎的,孙翔被阳光刺到了眼,所以,它缓缓伸出爪子,遮住了眼睛。

 
 
真烦。

然后,它感觉那无处不在的烦人的阳光被什么东西挡住了,轻轻往开移了移爪子,它看见了在它面前,还在皱着眉头的,无奈而关切的,替他挡着光的肖时钦。

 
再过很多很多年,孙翔都还能回忆起那时逆光而立的欣长身影,那时他早就没了家,占据了君山这块地盘后作死的霉运不断,天天发光发热一样的和人打架,浑身的疲惫和烦躁,但在那一刻。在那小片人影投射出的阴凉中,它其实是,前所未有的安心的。

 
 
于是它放下了爪子。
           
        
“有什么好问的,不就是和叶修那个老混蛋打了一架咯!你也赶快让开一点,挡住我看太阳了!”

 
 

于是孙翔满不在乎的说。

 
 

            
肖时钦站在它前面俯视着它,由于逆着光,他的眼中几乎晦涩不明,孙翔看不清。

 
 
于是肖时钦让开了,阳光又重回大地。

 
 
彼时翻涌着热浪的天边终于吹来了一点微乎的凉风,某只因为受了重伤不能化形的小红狐狸躺在草地上,眯着眼看着天上的太阳,瞬间把什么乱七八糟的心事都忘了,只想着怎么才能把天上那个烦人的东西射下来当球踢。

 
肖时钦踱到它旁边,拎一下它的耳朵,又用修长指节戳了戳小红狐狸的额头,神色微妙不明。

 
 
“阿翔小仙,以后能不能让人省点心”

 
 

 孙翔闻言皱起了鼻子。
                
                
 烦,真特么烦,小事情胆子越来越大了,你翔哥哪里不给你省心。哼。

 
 
不过它懒的还嘴,它好像一直是精力充沛的,极少有像今天这样困乏的时候。

 
 

很少有人知道,每年的烈日灸烤之下,君山的阴凉深谷中有时会绽放出一片不知名的花海,花香会在午后被热浪蒸腾上来,是那种昏昏沉沉的好闻,肖时钦身着的素青色外衫干净棉软,忽闪着在它旁边坐下,有种似是而非的沉木香气。

 
 
“阿翔,跟我回雷霆山”

 
 

没人回答。

 
 

小狐狸睡着了。

 
 

               

 
 

________      分割线       ________

 
 

设定目前大概如下

 
 · 孙翔是狐妖,从前的越云谷少谷主

 
 · 肖时钦是雷霆山大师兄

 
 · 叶修是行走江湖的散修道人

 
 · 周泽楷是轮回山庄的公子

 
 · 唐昊是豹子精,和孙翔青梅竹马

 
 

 
 
没写过文,渣文笔渣排版,随时修改,连故事梗概都没想好,哭唧唧,如果真能写出来,应该是个大长篇【如果真能写下去的话。。。